幸运飞艇老群

少儿英语

当前位置: 首页 > 教育 > 少儿英语 > 少儿英语培训乱象丛生 学费昂贵质量堪忧

少儿英语培训乱象丛生 学费昂贵质量堪忧

5月13日,江苏省南京市,街头一家少儿英语培训机构的招生广告吸引家长眼球。CFP供图(资料图片)

5月13日,江苏省南京市,街头一家少儿英语培训机构的招生广告吸引家长眼球。CFP供图(资料图片)

中国青年报讯 “每到星期五晚上,肯定会接到好几个‘××英语’的电话,让我带着孩子去试听。”程楠的女儿现在正在上幼儿园大班,从上幼儿园起这样的电话就没断过。“搞不清楚是什么时候给他们留下了联系方式。太热情了,不厌其烦地帮你约试听时间,有什么要求他们都能答应,你都不好意思拒绝。”

随着升学压力愈来愈大,大城市的家长投入到孩子课外教育上的精力和金钱越来越多,数学和英语首当其冲。

与其他学科相比,对低龄儿童的英语学习效果很难找到一个统一的评价标准,这增加了家长和社会对幼儿英语机构进行评价的难度,却降低了商家进入的门槛。

据不完全统计,近几年少儿英语培训市场迅速壮大,各种形式的少儿英语培训机构在北京已有上千家,并且每年还以30%的速度增长。

市场能壮大,利润是最根本的诱因,反过来庞大的市场又意味着更巨大的利润,当“天底下最讲良心”的行业被利润牵住了鼻子,乱象丛生似乎很难避免。

“售前”热情似火 一切只为“踢单”

跟程楠一样,很多家长都是被一个个锲而不舍的电话和“免费试听”拉入培训机构的。

“那是我第一次参加这样的试听课。”程楠记得那次试听课是在一个宾馆举行的,地方不大,但是她带着女儿一下车,一股热烈的气氛就迎面扑来。

从停车场到楼上的教室,一路上都有身穿粉色工装的英语培训机构工作人员,一路鞠躬、一路笑脸,让她有些不习惯。

到了指定的楼层,孩子立刻被美丽端庄的老师领去上课,程楠则被一群人簇拥到一间大的会议室中。

很快会议室安静下来,一位中年男子开始激情洋溢地宣讲育儿知识及正确的学习英语的方法。“无论他讲的内容是什么,总是时不时地提高嗓门,大声喊:‘你们说是不是呀?’而且还要我们大声回答:‘是’,真是不习惯。”

更让程楠不习惯的事还在后面。

大概一个小时后,孩子们被带了进来。

“刚来时还怯生生的小脸,现在变得红扑扑的。”这是程楠看见女儿后的第一印象。

只见老师手里拿着一张画着老虎的图片,手用力地拍在图片上,大声读出“tiger(老虎)”,然后拿着图片从每个孩子面前走过,孩子们都学着老师的样子,奋力击打图片然后尽力大呼“tiger”。

每个孩子做完之后都能引起其他孩子愉快的笑声。

如此这般,孩子们一会儿两个一组,一会儿一人一次地喊完了两个单词。

之后,更盛大的场面开始了。

刚才在会议室后面排成几排的工作人员,突然散落到家长中间,几乎每个家长都会被两三个工作人员围着。“他们拿出了价格表,连珠炮一样地劝你现场报名。”程楠说。刚才奋力宣讲的专家手里换上了一支笔,他会给现场交钱的家长签个字,据说凭他的签字孩子可以免费获得一份价值千元的多元智能测试。另外,如果现场报三期的话,第二期和第三期的价钱还要便宜很多。

程楠要报的班,一期四个月,22周,学费是8700元,平均每周将近400元,每个小时130多元。

学费贵是当前少儿英语培训市场的一个共同特点。稍做调查就能发现,不少少儿英语培训机构每小时的课时费都在百元以上,有的甚至达到200元,全年的课程动辄上万元。比如戴尔英语,每节课的课时费为120元,英孚少儿英语一年的学费为1.76万元。

一个家长交钱了,所有工作人员都会在专家带领下热烈鼓掌祝贺。“那场面、那气氛,让你觉得不交钱就不应该。”程楠说。

于是,不少家长在现场交了钱,还有不少家长一下子就交了好几期。

李晖就是这样的。“我们学的是瑞思,一年是15000,如果多报就能便宜。”李晖一下子交了4万元,平均到每年大概1万元。

这其实是培训机构最愿意看到的。

年轻的孙老师曾在一家著名的少儿英语培训机构工作过,她说:“学校最重视的就是demo课(演示课)和一两个月一次的公开课,因为这些课就是吸引家长交钱的。所以,每次上完公开课或demo课,所有老师,有一个算一个都会被拉出去说服家长。”这就是“踢单”,“只要‘踢单’成功,学校就能收到不少学费,老师就能得到相应的提成。”孙老师说,在学校经常能看到这样的情景:一个正在上课或备课的老师,突然丢下手头的工作,冲向刚刚下了观摩课的家长群,看到家长就两眼放光,拉住一个家长就猛“踢”,口水滔滔,大有家长不现场掏钱决不罢休之势!

“售中”偷梁换柱 诱人的教育理念仅是噱头

对家长来说,花钱买的是教育质量,但对很多少儿英语培训机构来说,教育质量远不如扩张和拉生源重要。

“没交钱时,真觉得自己是上帝,可是钱一旦交了,那些天天追着你的电话一下消失得无影无踪。”5岁男孩的妈妈丛蕾说。

不少家长都明显地体会过这种由热迅速变冷的过程。

丛蕾是个海归。去年,在考察了多家少儿英语培训机构后,她为儿子选择了现在这家,当时吸引她的是“浸入式学科英语”、“与美国小学同质、同步”等诱人的宣传。

“我知道国内的培训在应试方面做得非常到位,但是却抑制孩子创造性的发展,所以,我选这家看重的就是他们不是为教英语而教英语,而是学习美国小学的学科,英语只是个工具,孩子在学习那些课程时,自然而然就掌握了英语。”丛蕾说。

然而,现实却与此相去甚远。

丛蕾发现问题是在儿子上了第二期之后,对英语一直很感兴趣的孩子突然变得异常抗拒。

到学校实地考察之后发现,之前学校一直承诺不多于12人的“小班”突然多出了10个孩子,“而且多的这些孩子都是已经上小学一、二年级的大孩子。”

五六岁孩子的学习能力显然无法跟已经经历过学校教育“洗礼”的孩子相比。

差距很快显现出来。结果,大孩子成了课堂的主角,小孩子被放任自流了。

孙老师承认,这样的情况在很多培训机构是不可避免的,“学校给我们开会时总会冠冕堂皇地说要狠抓教学质量,可实际操作中,他们更关心我们的班上有多少孩子能继续学下一期。显而易见,那些学得好的孩子升级的可能性更大,因此,老师会对这些孩子更下功夫。”

对于一般的商品买卖,客户交了钱就能拿到商品,但教育不同,漫长的“售中”过程,考验的是教育举办者的良心。

如果最基本的教学都无法保证,诱人的教育理念就更无从谈起。

李晖的女儿与丛蕾的儿子同在一家少儿英语培训机构。“我当时就是看中他们宣传中说着重培养的是孩子的领导力、思维能力和表达能力,我想这才是孩子将来成功的关键能力。”

相关信息: